莫迪二進白宮的玄機

本月初國內媒體在國際版報導,「印度總理莫迪訪美,罕見二進白宮」,認為外國元首訪美通常只進白宮一次,而莫迪竟於9月29日及9月30日兩度造訪白宮,顯見歐巴馬的高度重視。

莫迪安排在禁食期間訪美,看來突兀費解;五天行程滿檔,顯見其目的多元並不單純,但是二進白宮後,其結果國內媒體卻多無後續報導,其實這也難怪,因為莫歐會後的聯合聲明實在平淡無奇,僅表示二人就貿易、能源、氣候變遷、太空科技及伊斯蘭國等議題交換意見,承諾加強合作等語云云。不過莫迪在答覆記者時的一段話,卻無意中透露出兩國關係之癥結:印度支持貿易便捷化(Trade Facilitation),但也關心糧食安全(Food Security)的解決方案。

這段話玄機何在?就要回溯至本年8月1日美國國務卿凱瑞訪印拜會莫迪的花絮。原本凱瑞係銜命就莫迪訪美進行簡報,不想在前一日WTO的秘書長舉行記者會,說明眾人予以厚望的峇里套案(又稱貿易便捷化協議TFA),因無法於限期內bridge the gap(意指印度的反對)而告失敗。凱瑞因此質疑莫迪當初選舉時經濟開放的承諾,而莫迪則表示兩國尚須建立互信,氣氛顯然不甚愉快。

什麼是峇里套案?這又要回溯到去年12月在峇里島舉行的第九屆WTO部長會議(會前及會後本人各有一篇「情定峇里?心碎峇里?」及「白雪公主甦醒後」說明其影響)。原因是WTO於1995年改組成立後,在貿易協議方面毫無成果,在2001年底倡議的多哈回合談判,乃成為全球貿易新規則的指標,結果過程多舛,一再觸礁。原本期望在新秘書長的協調下,能在峇里完成最低限度的low hanging fruit(低掛果實,亦即最無爭議的一小部分),但因印度等第三世界國家主張納入豁免農業補貼不成而反對,眼看無法在12月6日完成協議,結果峰迴路轉,美國提出印度的農業補貼可在2017年前豁免的附帶決議,終獲首肯,據說美國與印度代表在會場中還相擁而泣,其間雖因古巴等四國以美國禁運為由議事抗爭,使預定12月7日清晨4時30分的閉幕式無法舉行,終因秘書長再行協商,而於當天上午10時完成協議,並要求各會員國於本年7月31日前完成國內程序。熟料新當選主張開放的莫迪政府竟然翻案暗示須永久豁免,全案又再生波。

世貿組織雖然容許以區域經濟整合為名的雙邊或多邊自貿協定(FTA),但是如果能有一套真正活化貿易全球一致的貿易規則,不僅重振聲威,而且可以避免幾百種FTA創造出不同稅率、規格、標準而徒增貿易行政的複雜性。多哈回合就可能成為這種表裡兼顧的方案,但2003年在Cancun的談判觸礁後,各國已意識到共識決的困難度轉而積極洽簽FTA;多哈回合也一談十餘年少有寸進,去年底的峇里島部長會議原本有一線曙光,可先就無爭議部分收割,但卻如前述,功敗垂成。國際經貿社會多怪罪印度,此由去年11月及今年8月經濟學人的兩幅漫畫即可看出。

兩張畫均以象徵印度的大象為主角,其一是大象坐在一艘半沉的小船上,船身有WTO字樣;另一是大象作勢踩向一顆彩蛋,蛋上也寫有WTO,無語但道出峇里套案對WTO的意義以及印度的關鍵角色。

對台灣而言,多哈回合不成,許多專家應是心知肚明、早有預見。做為多哈方案一小步的峇里套案(貿易便捷化協議)如果成功,畢竟仍有象徵意義;如果峇里套案也失敗,恐更加速各種FTA(包括TPP、RCEP、TTIP等)的推展,也增加未來國際貿易的複雜性(此即所謂義麵碗效果,Spaghetti Bowl Effect),甚至有一天根本不需要WTO的統一規則,因為各主要會員體已自行藉FTA磨合完成,到時受害的就是不參加或少參加自貿協定的國家。

原本期望多哈回合或貿易便捷化協議,能給予台灣一點時間,如今又只能寄望TPP、RCEP協商不順。國家前途不能操之在我,不免可悲。

莫迪二進白宮不是單純的花邊新聞,對台灣是嚴肅的議題。

新聞出處:本文刊載於2014.10.28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