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未實現的政見

不得不佩服川普,許多在當年大選時看來只是恫嚇性的政見,就任後居然陸續兌現,包括上任第一天宣布退出TPP,其後退出「巴黎氣候協定」(2017/6)、「全球移民公約」(2017/12)、伊朗核子協議、退出UN人權理事會。至於重新談判美韓FTA、NAFTA等更是不在話下,但有一項看似簡單又無啥行政成本的政見,迄今仍然跳票,就是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

從選前到選後,川普使用manipulation形容中國對匯率立場的次數,已不可計數。基本上匯率是一種價格,操控價格是一項重大指控。更何況川普一直堅信美國貿易逆差是操縱貨幣所導致,見到對手國擴大順差,貨幣竟未大幅升值,自然罪無可逭。至於美國聯準會持續升息,緊縮策略推升美元,新興國家能不貶值?就非川普所能或所願理解的範圍。

十月美國匯率報告出爐前,盛傳川普要求將中國大陸列為操縱國,當時我在課堂就對學生表示不會列入,之後果然只列在觀察名單。倒不是我猜測神準,也不是美國財政部多有骨氣抗拒川普干預,而是此半年發布一次的報告,自1988年以降,一直採取三項認定標準,且有量化依據,只要掌握資料,事前預估應不會有太多意外。

尤其是近兩年來,各國對美國匯率報告相當重視,大家也都知道台灣未列入觀察名單,是很驚險的!而中國大陸被列為觀察名單,是有些冤枉的!台灣雖然在三項標準中只符合一項(經常帳順差占GDP高達14%,世界第一),但另一項「intervention」卻是被老美在「以往十二個月中八個月買超」的備註中連續二次標注「黑色的Yes」。至於大陸有兩項標準不僅未達標,趨勢上還有改善,達標者則僅有「對美商品貿易順差」一項,只是此項超標太多,所以在整體氛圍下,列入觀察名單。

川普對財政部今年兩份報告,相信不會滿意,因此報告公布一週後,美國財長米努勤對媒體表示,美國將評估修改匯率操縱的認定標準。這有點像我國政府將「紫爆」定義中PM2.5濃度擴大兩倍後,再宣稱台中市紫爆天數減少,異曲同工。

其實朝令有誤,夕改可也。為因應國際經貿環境修改認定標準,也無不可。只是如何修改,米努勤沒說。但美國標準有點過時,英國「經濟學人」早已注意,去年三月該雜誌即建議美國修訂陳舊標準,首先是取消「對美商品貿易順差」一項,理由是貿易不應限於商品,對美順差也不代表達對全球貿易的實況。其次則針對其他二項目建議再分級,例如對超過GDP3%及2%各予一分,而每增加3%或2%再加一分,依此類推。如果米努勤正積極尋求解方時,這或許是可以考慮的方案。但是取消第一項美國不可能接受,分級則有相當的說服性,然而如此一來台灣及大陸(還有瑞士),就要格外注意。因為我們在第二項標準多年來都是超標五倍左右,這一加權,積分可觀。

至如米努勤想要自行增加標準,則歷史上美國匯率報告常提到標準以外的兩點關心事項,對台灣也很不利,其一是外匯存底占GDP的比例(又是名列前茅),其二是買匯干預的手法不透明,如果這兩項指標也被列入,固然川普又可實現一項政見,但就是兩岸尤其是台灣央行總裁的頭痛時刻!

新聞出處:本文刊載2018.12.25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