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貿易戰看川普邏輯

在「美國第一」與「中國製造2025」兩幅大旗揮舞下,影響世界經濟的美中貿易戰揭開序幕,想在「兩隻大象搏鬥」下避免受傷的中華民國自應神經緊繃,對這場正常情況下不應發生的貿易戰,密切注意下一步的發展。

早在2007年,美國NBC由川普主導的「誰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真人秀中,有一位女性成員被Fired!,理由是被其他參賽者排擠施壓時,不會強力反擊,換言之,就是有點「溫良恭儉讓」,川普因此批評她是「差勁的談判者」(worst negotiator)。

依川普的哲學,強力反擊才是「優良談判者」的鐵律,而身為The Art of the Deal 的作者,卻被媒體稱為belligerent!

美國總統大選至今,不少觀察川普的人,也許會同意「經濟學人」所持「白宮內經濟民粹主義者」的說法,但不論是否,川普有兩項定見,應該可以確認:其一是認為貿易逆差對國家不利,所以對美國享有貿易順差,就是邪惡。其二是任何國家貨幣貶值,就是操縱匯率、就是吃美國豆腐,意圖藉此擴大對美銷售。

上述歸納不是無的放矢,由選前至選後,川普不斷以very bad、terrible形容對美順差國,以manipulate指責匯率的變動。不要以為這只是一時性的情緒語言,由字斟句酌的美國官方文件,就可看出美方的心態。

首先是今年四月美國財政部的匯率報告,針對十二大貿易夥伴有無操控匯率,美國訂有三項標準:對美國商品貿易順差是否超過200億美元?經常帳順差是否超過該國GDP3%?過去十二個月買入外匯淨資產有無超過該國GDP 2%?三者符合,列入操控名單,兩項列入觀察名單,僅有一項則暫不追究。

由上述報告,可以看出美國只在意對該國「商品」出超的國家,因此中國大陸名列第一(3750億美元),至於全球出超冠軍的德國,在表中只名列第四。而且美國服務業一向具有全球競爭力,觀光產業也極強勢,其收入卻不列入「出入超」的統計。而中國大陸經常帳順差已逐年改善,僅占GDP 1.4%;至於在買入外匯淨資產(外匯干預重要指標)方面,不僅低於標準,本次甚至為負值(-0.6%),結果仍以單項與其他五國(均為二項達標)並列為觀察名單,由此可見在匯率報告方面,川普政府對中國是針對性十足。

其次看本年6/19,美國白宮(貿易政策辦公室OTMP)出版一份罕見的報告,光看報告名稱就可嗅出不友善的氣氛:「中國如何以經濟侵略威脅美國及世界的科技與智財權」(How China’s Economic Aggression Threatens the Technologies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World)報告中又分為五部分,用字犀利,強力抨擊中國以實體及網路竊取美國科技、智財權;以強迫及侵入性方式要求美國業者提供技術交換市場進入;用經濟強迫方式不當加重外國企業成本;派遣留學生及工程師在美國社會「收割」技術等。此與川普八月間公開指稱almost every student that comes over to the US from that nation is a spy相輝映,也充分顯示川普對中國「情有獨鍾」。

川普看似莽撞衝動,但非無謀乏略,他最大的問題,應是對貿易本質的認知,認為貿易逆差是罪惡,從而對美國順差的國家形同魔鬼,罔顧貿易基於「比較利益」,各國生產具有比較優勢的產品而互利共榮。順差逆差並不代表絕對的善惡,而且產品包括「商品及服務」,現刻意排除服務不計,不是無知就是別有用心。四月匯率報告出爐前二日,川普推文指責俄、中兩國操縱匯率,結果兩天後發現,俄國根本在榜外,而中國僅有一項達標;此與去年隔空點名德國操控匯率,同樣離譜,因為德國用的是歐元。

川普忽略貿易互利的本質,無視當前全球貿易有2/3是在全球價值鏈(GVC)下運作,牽一髮動全身,早已不是傳統兩國間的爭議,更不是單純匯率的問題,如果這真是川普的內心認知,眼前的貿易戰,恐怕被Fired的人還有不少,更不必期待Pareto optimality 的出現。

新聞出處:本文刊載於2018.09.11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