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洪的啟示

法國大選因為Frexit(法國脫歐)話題的出現,無疑是今年歐洲最重大事件,其中走中間路線的馬克洪,又是現階段最受矚目的新星。

馬克洪民調走升,讓我想起2015年11月我在台中「台灣競爭優勢論壇」演講未來趨勢時,提到同年9月21日在倫敦一場行銷法國的場景,當時馬克洪是法國「經濟、產業及數位事務部」的部長,英法媒體在報導當天活動時,都提到馬克洪解開領帶、脫掉西裝上衣,與法國BlaBlaCar的總裁共同上台推銷該公司服務的一幕。

此一場景,表面上並無特別之處,與我國外貿單位在國外的Roadshow無差,但其中卻有不尋常的意義。因為B公司是法國本土的叫車平台,在美商Uber經理被法國警方拘禁之際,不僅未被取締,而且已站穩法國市場,並由部長在國外展場賣力推銷。

如今B公司已在全球卄二國營運,難免有人質疑法國是否刻意排外?馬克洪當年被外界通常簡稱為經濟部長,其實還主管產業發展及國家數位事務,他在「投資法國」的活動中西裝筆挺,但遇上數位科技行業,就變裝為輕鬆打扮,配合行業的形象。另一方面,B公司在明確法令下,自始就有清楚定位,BlaBlaCar具有Uber同級的叫車平台技術,但限定在城市與城市間長程的共乘機制,一方面與計程車有所區隔,減少阻力,另一方面讓商業模式創新,仍有揮灑空間。由此可以看出,法國雖由社會黨執政,馬克洪卻提出解除經濟管制、反對富人稅及縮減工時,更擁抱可能提高失業率的新科技,態度相當務實;此外法國政府對計程車行業的定性清晰,使業者發展新模式時能知所趨避與精進,也是重要因素。

國內的Uber爭議,在公路法修正、重罰、祭出歇業令後,劃上休止符,但真正問題卻才剛開始。正如同去年我在強調「各行各業都有Uber」時所指出,真正問題在於各行各業,尤其受管制或監理的行業,過去因進入門檻高或法令保護(監理的另一層面),「西線無戰事」,但近幾年來,七大科技的急速進步,傳統行業受到衝擊,絕對是意料中事,美國首席金融機構J.P Morgan Chase在2015致股東書中,喊出矽谷正在吞食華爾街午餐的警訊,當然不是空穴來風。以國家立場,不論行政、立法乃至司法部門,都應更換思維,嚴肅思考如何面對,不能再持舊法指責新模式的不法。想清楚未來的場景,確定目標後,再做結論,進而構思發展的途徑,才是王道。

一年前我曾為文談到國際貨幣基金總裁拉加德提倡的「包容式資本主義」,以及馬克洪在社會黨政府中主張的「包容式社會主義」,結論是不論是左派或右派,都應向中靠攏,勿走極端,更不能容基本教義派滋生事端。因為財富累積時不能忘記分配,但也不能為分配而扼殺財富的創造。隨著馬克洪參選總統,可以看出他對數位經濟影響未來所投注的關切,這是衝擊未來各種產業以及國民生活的議題,更是目前我們行政院(涉及各部會)未能通盤協調並予以定調的重要區塊。

由政見的格局與高度來看,我會理性期待馬克洪當選法國總統,但在傳統上「非左即右」的法國,不容輕率的樂觀。不過他所展現擁抱新創、擁抱科技、理性處置,乃至拒絕inward looking的作風,尤其是對特許行業清楚定性的思維,拒絕基本教義派的極端主張,或許是當前台灣經濟乃至政治難以突圍時,一項可師法的態度。

喔!還有一點,馬克洪也反對房屋稅,他還贊成勞資雙方對每週工時有彈性協商空間。

新聞出處:本文刊載於2017.03.14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