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卜未必先知

不論去年脫歐公投後,或是今年川普就職總統後,都有財金媒體主持人提到我去年一月在台北經營管理研究院演講時所說的四隻黑天鵝。黑天鵝本義是影響重大卻又事前不易預見的事,我當時所言Brexit、TPP破局、中國經濟硬著陸,以及亞洲軍事衝突四項,大致均具有黑天鵝的特質。所以今年一月在同一場合演講時,不少聽眾不免關心今年有無黑天鵝?

記得去年演講時,正值英國脫歐支持率約僅三成、TPP已完成談判行將簽署、國際組織看好大陸經濟成長、而亞洲亦無明顯「熱點」時(我當時亦特別說明不是指兩岸),所以就當時時空看來,確具有反乎一般預期的特性。

事後檢驗,因為中國大批債務(公司債)到期違約的狀況得到「舒緩」、而菲律賓總統在南海爭議裁判出爐後粗中有細的低調,使得後兩隻黑天鵝並未立時浮現;但前兩隻黑天鵝則隨英國公投掀牌(含梅伊首相的強硬談話)以及川普上任次日簽署撤回TPP意向書,而展翅欲飛。

這當然不是未卜先知。在許多場合,我也曾解釋是依據近兩年來國際上民族主義(Nationalism)風潮方興未艾的判斷,此種情緒性的宣洩與投射,如在關鍵時刻(例如:投票日)達到高潮,則可以合理推測會有英國脫歐、美國大選及義大利公投的結果。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在去年歲末的封面出現一幅名為:「新民族主義」的變體畫,站在第一線鳴鼓的三位人物:川普、普丁、法拉吉,側翼則有一位執法國旗的女性,顯然是意指極右派的法國總統候選人拉朋。所以這種民族主義的具現,正是今年國際政經情勢的重大變數。法國四、五月的大選,即使極右派不會出線,競選的偏激言論,也將造成法國的分裂(一如川普之於美國)。

萬一極右派勝選,則其脫歐(Frexit)主張,會比Brexit更強烈,因為同時包含脫離歐元與歐盟,對歐洲政經衝擊,更難預測。

回到演講時,聽眾關心的問題,今年有何黑天鵝?許多媒體常說川普是黑天鵝,其實川普本身是白天鵝,他的下一步棋才是黑天鵝。我從去年十二月起就表示,從川普選前選後的言論看,基本上存在有兩位川普,一位是主張高關稅、反自由貿易、反移民「保護主義的川普」,另一位則是主張減稅、加強公共建設、增加就業「經濟成長的川普」,但這兩位川普在不少層面有本質上的衝突,執政初期「保護主義的川普」會較得勢,但一段時間(半年?)後,他終將面對經濟成長的現實問題,一位精明的生意人最後應會選擇公司的獲利。

不容否認,川普將面對現實的考驗,美國國會在2015/10經漫長討論通過財政救急法案,其中針對國債上限須於2017/3/16前檢討。雖然國會自1960年起已78次提高債限,但川普大量財政支出的政策承諾,在國債早已超過GDP的情況下,川普只要上網看看Debt Clock每秒跳動的數字,就知財政手段已達極限;再加上聯準會總資產中有55%已是美國國債,顯然「直昇機灑錢」的把戲,也無施展餘地。川普是否面臨聯邦政府shut down的戲碼?以他強人個性恐怕難以忍受。

國際貨幣基金在本年一月「世界經濟展望」中的評估,面臨詭譎情勢,難免流於空洞,惟有一句實話「留待四月展望再說」。然而屆時保護主義的川普是否依然氣盛,加上美國債限問題的處理以及法國第二輪大選正熾,恐怕IMF卜卦也未必能先知吧!

新聞出處:本文刊登於2017.03.01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