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取約旦航空的幽默

川普禁止七國人民入境,約旦皇家航空(RJ)一定不意外。去年正當美國總統大選炙熱之際,約旦航空的網頁上出現一則小廣告,簡單兩行字:Just in case he wins---Travel to the US while you're still allowed to.(就怕萬一他勝出---趁還可以時,去美國旅行吧!),通篇未提選舉,也未明示任何人名,但看到這則廣告的人都會心一笑。幽默的小啟事,但卻有嚴肅的意涵。

廣告增加約旦航空的曝光,然也凸顯人類社會面臨全球化與反全球化纏鬥的現象。可以隨興去他國旅行,代表全球化,而禁止特定族群入境,則反映反全球化的情緒。近一年來,不論是英國脫歐公投、義大利改革公投失利、美國川普的勝選,無一不在反射全球化愛憎的輪替。

川普上任前夕,英國首相梅伊發表強硬談話,認為去年公投是為國家「選擇更光明的未來」,未來英國將對外發展,成為真正的全球化國家。不過梅伊也聲言將與歐盟達成自由貿易協定,讓商品與服務交易儘可能自由,彼此企業均能在對方領域中有最大的交易和營運自由。簡單言之,梅伊意在一個不受歐盟法令拘束、免分攤歐盟費用、但有自由貿易好處的「會員國」,因此在野黨批評其既要脫歐又要准入,充滿矛盾。但儘管如此,梅伊能明確表態,也一吐「經濟學人」拿她姓氏May開玩笑為Maybe的怨氣。

當天我在回應媒體問題時,曾提到英國與歐盟的談判會比想像中困難,而且要以瑞士為借鏡。此話何解?瑞士位置接近歐洲地理中心,但因長期中立政策的影響,不僅未加入歐盟,即使是聯合國會員,也在一番「欲迎還拒」的作態下,於2002年才正式加入。至於與歐盟的關係,基於瑞士特殊的地理位置,以及與歐盟會員國長期的經濟、文化、語言的綿密牽連,實質上不能自外於歐盟,因此同樣於2002年起,瑞士與歐盟簽訂一連串的協議,其內容超過自貿協定,雙方的人民可以自由進出、生活、工作於對方領域,瑞士甚至也同意分擔略少於會員國的費用,所以我常稱之為「歐盟外的會員國」。雖然近十年來,瑞士與義大利邊界的城市常因義大利人民跨境工作問題引發爭議,然因基本上仍存在互利共生的關係,所以雖歷經不少公投,但瑞士持「民族主義」主張的民眾,始終未能成功。

瑞士自始不在歐盟內,但基於共同經濟利益而與歐盟達成「近」會員關係的協議;英國原即是歐盟成員,倘欲談判出比瑞士更優越的條件,可能性極低,因歐盟總部不可能為此創造一不良示範,「如英國可以,法國為何不可」(餘類推),如此歐盟必將解體。

當然這不是英國獨有的難題,約旦航空的廣告無意中勾繪出全球共同的處境,也就是全球主義對抗民族主義、反全球化拼鬥全球化的現象。但英國畢竟是世界第五大經濟體,倫敦在評比上始終是世界金融中心的首席,加上對歐盟的政經軍事戰略地位,面對困擾,猶有談判本錢。反觀台灣,於2003年多哈回合觸礁各國發動FTA競賽時,因兩岸緊繃,未繳出像樣成績。及至2008年後,因兩岸和緩,陸續完成ECFA及台星、台紐的自貿協定雖稍露曙光,惟服貿協議煞車加上學運,在全球逾630個FTA中乏善可陳。如今政府先在兩岸現狀上橫生枝節,又恰逢反全球化的逆襲,區域整合緩滯,如果政府不願見到關鍵廠商出走,或是國家被擠出全球價值鏈,就要儘速穩定兩岸,塑造可以推動區域整合、融入國際經貿體系的環境,再遲必然噬臍莫及,也就不必侈言新南向了。

新聞出處:本文刊載於2017.02.14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