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icash 勝過紀念幣

自1996年首次直選總統後,中央銀行均發行總統副總統就職紀念幣,今年520當然也不致例外,因此日前傳出總裁親訪當選人請教紀念幣圖樣的新聞。

巧的是,在央行發出新聞稿的 前一天,我與某財金媒體社長茶敘,言談中提到我在三個月前的一篇專欄「央行何不發行電子貨幣」,由於當天中國人民銀行也恰好發佈新聞,就舉辦「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討會」的討論成果提出說明,並表示將努力爭取早日推出數位貨幣,我等不禁慨嘆,我國錯失領先全球發布發行電子貨幣的先機。

由官方進行貨幣的數位化,表面上中國大陸並非第一個國家。去年位於赤道的厄瓜多爾即曾立法宣示將進行數位貨幣的發行,但厄瓜多爾的舉措並不足為訓,因為厄國自1999年金融危機後,即不再發行本身的通貨,而採美元為流通貨幣,多年來不僅沒有自主的貨幣政策,而且負債大舉攀升,因此這次數位貨幣的發行不僅在支付用途上諸多限制,也被外界解讀為意圖以非鑄造方式創造貨幣,可能引發通貨膨脹。簡單言之,厄國的數位貨幣並非一項正面的示範。也不宜認係正統的貨幣發行。

去年十一月其實並不是我初次提出發行「電子貨幣」或貨幣數位化的主張,早在2006年即曾撰文建議,當時的著眼其實較偏重消費者的保護,也因應當年電子儲值技術的進展。但去年九月英國英格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Haldane(哈丹)在北愛商會的一場演講中,主張兼採負利率搭配以政府信用為基礎的電子貨幣,又為數位貨幣提供了貨幣政策上的理論基礎。當然哈丹的說法也許會被解讀為只是個人觀點的分享,不過稍晚歲末年初之際該行的Chief Cashier(類似我國央行的發行局長)Victoria Cleland也公開表示英國的中央銀行正在研究數位貨幣,使得中國人民銀行的宣示,產生相得益彰的效果。也讓人回想到1996年當時美國的聯準會副主席Alan Blinder在國會聽證時,所發表美國應發行電子貨幣確保支付安全的空谷足音言論。

由中國人民銀行的新聞稿及相關報導顯示,人民銀行早於2014年即著手研究數位貨幣的架構、關鍵技術、發行環境及法律考量,認為發行數位貨幣可降低傳統貨幣發行的高昂成本、提升經濟交易活動的便利性與透明度,減少洗錢、逃漏稅等違法行為,並提升央行對貨幣供給及流通的控制力。

中國大陸想早日推出數位貨幣的理由,其實並不新奇,而由於比特幣所帶動區塊鏈技術的成熟,更大幅提升可行性。事實上,我國自2000年修正銀行法第42-1條以及2009年電子票證支付機構的立法,已經成功藉由載體儲值的支付方式,催生民眾使用電子貨幣的背景環境。2015年的第三方支付立法也證明金融支援O2O的必要性。所以我在三個月前的呼籲,不是即興之作,英國及大陸近兩個月的動作也說明這並非在追逐時尚。與其由民間以傳統貨幣為基礎發行e-cash之類的商品,何不由央行直接將貨幣以電子化數位化方式發行,其公信力將無與倫比。

中央銀行的歷史定位,不必靠紀念幣,更不必靠全球發行量五萬份雜誌的肯定,如能推動發行全球第一支電子貨幣,藉以保護消費者、活化經貿秩序、鞏固貨幣政策,甚至進而能消除不法行為,才是最真正的歷史定位。

新聞出處:本文刊載於2016.02.16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