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怕政治上的「作弊軟體」

在今年七月才超越競爭對手成為全球第一的福斯汽車,執行長Winterkorn卻於九月黯然下台,眾所皆知是因為使用作弊軟體(deceptive software),使車輛能在接受檢驗時偵知即將進行檢驗,電腦旋即啟動污染物控制系統,因而得以合格過關,但在正常駕駛時,汽車卻照常排放NOX(氮氧化物),而氮氧化物正是每年造成美國人58,000人短命折壽的殺手。此一醜聞曝光後,舉世震驚,至今仍撼動全球汽車業整體的存續基礎。

什麼原因使世界第一大車廠敢於作弊造假?只因為該公司想要同時達到柴油引擎low-emission及fuel economy(低排放、低油耗)的境界,事實上以公司現在技術言,過濾污染物設備的啟動運作,自然會影響車輛的油耗及性能,兩者無法兩全,如欲表面兼顧,業者只好訴諸奧步。

低排放、低油耗是兩個絢麗的形容詞,並列一處則更加動人,但其中卻存有本質上的矛盾與不協調。英文中有一個字Oxymoron(矛盾修辭)就用以描述這種兩個矛盾觀念並列的情境,例如open secret(公開的秘密)、painful pleasure(痛苦的快樂)、a wise fool(聰明的傻瓜)等皆屬之,但以上所列舉的還是顯而易見的矛盾,其寓義也很清楚。最困擾凡夫俗子的,應該是表面辭藻華麗的語句,但要透過專業辨識始能發現暗藏有衝突、不協調的元素。

兩個月前經濟學人雜誌有一篇短文,直指永續旅遊(Sustainable Tourism)的觀念是一種Oxymoron,因為不少人在外旅行時,常為友善環境的理念而刻意重複使用毛巾、少看電視、不用可拋棄式的盥洗用具等,該雜誌以倫敦到肯亞的兩週觀光假期為例,這些「綠色」的努力約相當減少排放12公斤的二氧化碳,但旅客搭乘飛機往返所增加的排放則為997.5公斤,所以所謂永續旅遊或是responsible holidays的廣告詞,其實只是創造消費者的幻覺,雖然其中也確實有一些環保的努力,但畢竟只是一種真實的虛幻(這個說法也是一種Oxymoron),需要專業的分析始能瞭然。

消費者一般並不十分了解科技,但有成本觀念,所以會對「低耗油」有所期待;另一方面,消費者又有環保意識,所以也對「低排放」懷有憧憬,如果遇到生產者自稱兩者兼備,自然喜不自勝,爭先買單。但沒想到所謂低耗油是以高排放為代價,而表面的低排放竟是「作弊軟體」的偽裝手法。消費者沒有專業可以辨識廣告詞中存在的Oxymoron,也無從檢視汽車電腦中數百萬筆程式中何者具有造假欺瞞的功能,因而在這場國際媒體稱為Dirty Secret的汽車業醜聞中,消費者實在是是最大的輸家。

在人類社會,其實俯拾可見Oxymoron的現象,如果只是文法老師口中的「矛盾修辭法」,僅意在增加或襯托言詞的戲劇性或可讀性,倒也無可厚非。但是如果在政治的領域中運用「矛盾修辭法」,對政治的消費者--選民,就極不道德。

例如去年九合一選舉,有人主張在台北市設立優均質高中,將「優均」並列,就是明知不可能但吃定民眾不會看破的修辭。比起務實主張菁英高中或均質高中者,顯然占盡上風,討好又具吸票效果。再如今年大巨蛋案爭議中的「勒令停工但可報備施工」,玩弄責任的推與卸,也是極盡「矛盾修辭」而又有「權謀算計」的說法。然而這些都還是枝節性鬥嘴式的矛盾,雖不宜但所造成的傷害仍可控制。

至於政治人物的「矛盾修辭」手法,如用在重大政策或特定政見,那選民就會如同福斯汽車案的消費者,被騙猶沾沾自喜,遠者有”主張無核家園,反對提高電價”的主張,近者有”我主張台獨,但沒主張兩岸兵戎相見”的論調,都是利用矛盾修辭不易被揭發的特性,意圖一面籠絡偏激人士,一面又安撫普羅大眾,以坐收漁利。更糟的是政見中還常暗藏「作弊軟體」,例如挑撥族群就是常見的手法,每在「檢測」時啟動用以混淆選民,產生欺瞞效果,一旦正常運作(執政、當選),則又高唱和解,甚至週而復始,重複使用同一伎倆,以低成本的招式,再三騙取選民的情感與信賴。

汽車業的作弊軟體,消費者是最大輸家,最終回噬業者。政治上的矛盾修辭加上作弊軟體,選民固是最大輸家,被回噬的恐是整個國家。

新聞出處:本文刊載於2015.10.18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