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略 戰略 戰略

上週到福建參訪,遇到一些基層人物,有趣的是,由省會到小鎮,由官方到民間,無人不談亞投行,但罕見有人討論到戰略構建、商機拓展,只是興奮重覆中國夢的實現。簡單的印象,在基層、在民間,民粹式的部落主義,永遠是票房的保證,諷刺的是,我卻有點熟悉的感覺。

回到國內,亞投行創始會員無緣的消息只是一日新聞,熱門話題都圍繞在拆蛋還是拆商場,台灣似乎連勾繪遠景做夢的興趣都缺缺。

一年前在討論人民幣布局時,我就曾指出中國人民銀行在2009年所發布的一篇專文「關於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思考」,融合凱因斯在1944年的方案加上特別提款權的概念,對國際貨幣體系變革所提建議,其實是項莊舞劍,預為人民幣國際化鋪陳,去年林毅夫在博鰲論壇的宣布,也證實人民幣有成為國際準備貨幣甚至取代美元的企圖心。但歐元的殷鑑不遠,成為國際準備貨幣當然需要配套。

2013年9月,習近平訪問哈薩克,在當地大學演講,首次提出「絲綢之路經濟帶」,以回顧歷史的方式,倡議中國與中亞國家互利共贏,當時他所提「四通」概念(道路聯通、貿易暢通、貨幣流通、民心相通)恐怕讓翻譯相當辛苦,不過這一次的「項莊舞劍」,除了結合RCEP對抗TPP外,明顯針對2010年俄國主導成立的「歐亞關稅同盟」,自然引發俄國疑慮,這與之後俄國積極擴充歐亞同盟意圖納入烏克蘭,觸發2013年底至今歐盟等西方國家與俄國的「新冷戰」不無關係。不過也看的出來,中國、俄國、歐盟的角力乃至歐亞關稅同盟、絲綢之路經濟帶等都蘊含極高的政治/經濟的戰略考量。

同年次月,習近平造訪印尼,在國會演講中又強調互利共贏,其中夾敘一個「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概念,雖然當時沒有引起太多的國際關注,但經官方持續推廣,並且於本年二月一日國務院成立「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後,國際間猛然發現其實一帶一路與亞投行已平行推動一段時間,因為初次提議亞投行此一想法就在習近平印尼演講後的高峰會談中,由此可以看出在2014年10月廾一國簽署籌建亞投行備忘錄的前一年,此事已與一帶一路同時醞釀,也低調呼應人民幣國際化,戰略的釐訂及搭配極為縝密、靈活。

亞投行的英文名稱中有一概念在中文簡譯時,並未出現,即Infrastructure(基礎設施),中國大陸多年建設,其實累積不少基礎設施的能量,舉凡在高速公路、高速鐵路、海港工程、水利設施乃至核電廠方面的技術、設備及人力,均有待於國內建設告一階段後輸出,倘搭配亞投行的投資/融資,必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產生吸引力。如果亞投行的出資及貸款得以人民幣為之,則中國自2009年至今的政經佈局脈絡,就不難洞見。印尼新任總統佐科維,在競選時曾高唱印尼「在海洋勝出」,因此對中國海上絲綢之路的主張自然有所顧忌,但渠今年訪問中國後,考慮到印尼海港建設也需要技術與資金,轉而歡迎習近平倡議,可見是戰略成功的運用,上週宣布的與巴基斯坦全天侯戰略夥伴關係,不過又是一例。。

大陸談亞投行,對下焉者也許只是看熱鬧、滿足自尊;對上焉者則是整體政經戰略的發揮與貫徹;台灣談亞投行,在財政部網站也列有四項不錯的理由,但看來比較像是應變不像戰略。不過這也難怪,戰略常要高瞻遠矚,加上「長期」的規劃佈局,然台灣目前氛圍對長期規畫並不友善,常以遠水近火喻之,反而對短期的急功近利掌聲相迎。羨慕習近平有揮灑空間之餘,期望台灣也能凝聚共識,支持長期戰略的規畫,如此朝野就可不必再過短兵交接、見招拆招的日子。

新聞出處:本文刊載於2015.04.28經濟日報